白领甘愿被澘规则 二章 情趣店调教白领

发布时间:2020-09-19 13:57 编辑:飞库小说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白领甘愿被澘规则 二章 情趣店调教白领老鼠的稻草里!

  

  胃抽得更厉害了……

  “莫言”似乎有小龙为我备好的午时茶,我披了衣服便悄悄走了过去!

  每次晚上来到这里,总是明如白昼;可现在黑暗、冷清,好似一座许久都没人来的荒宅。明知推开门也见不到那张熟悉的笑脸,可还是会有那么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门“吱呀”一声划破寂静的夜,屋内的黑暗印进了我的心里,明知空无一人,可仍忍不住失望。放下灯笼找到药,却发现没有热水;这才意识到这里是常人不能进来的“莫言”,那往常递于嘴边的凉茶热水都是他亲手为我准备的!

  鼻间一阵酸楚……

  今夜没人宠着我吃夜宵,今夜没人为我泡制香茶,今夜没人拍着我的脑袋催我早点睡觉……

  今夜……只有我一人。

  翻出我厚厚的私房钱,发现里面竟夹着一封信,是小龙的笔记!

  信上只有两个字:“走吧!”

  顿时泪水如雨下!

  你明知道除非你平安无事,否则我哪儿都不会去!

  

  灯笼灭了,也不去点灯。

  任自己瘫倒在他的座椅里,想念着他结实宽阔的胸膛,抱紧自己想象着正被他的双臂环绕。昨晚的温存、今早的诺言似乎发生在一万年以前;思念在黑暗中决堤而出。

  就这一晚,一晚就好,让我卸下沉重的面具,让我的脆弱的在此宣泄。 咬住食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身体却止不住的抖动。此刻,我多想他能将我搂进怀里,摸着我的头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没有,这里什么也没有!

  除了……

  思念着你的我……

第四十三章 步步为营(上)

  “夫人、夫人你在里面吗?”冷山急促的喊声从屋外传来。

  我怎么睡着了?

  不知道又出什么事了?

  “嗯!”我忙擦干脸上残留的泪水。

  可能是熬夜的缘故头痛得如同裂开,我咬紧牙关想要从椅子里爬起来,可太阳穴却跳的如擂鼓一般……

  “第五少爷来了,能进来吗?” 小冉是带消息来了吗?

  “快,快请!哎呀~~”我一激动,站起来的时候膝盖撞倒桌角了。

  “怎么如此不小心!”小冉冲过来扶住我。

  “嘶~,”我一声抽气,坐回椅子忙问道:“不碍事,不碍事,冷好说你见着小龙了?那他……好吗?” 当然不会好,但我仍忍不住想知道他的情况。

  “暂无危险!”虽然与昨日听到的消息并无二异,可亲耳听到小冉说这话我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嗯!”我低头忍住眼眶中的泪水,而后不甘心的建议道:“我去求求皇上,或许他会让我见见小龙!”

  

  要知道监狱是世上最黑暗的地方,就算是天牢也不例外。虽说那里是罪犯的终结之地,但其实那里同样也是罪案的高发区。刚才的梦魇清晰可见:长官们滥用私刑,犯人们在肮脏不堪的环境里强夺菊花、到处弥漫着情色和暴力,一个被冤枉的好人在这样的环境中苟延残喘……

  虽然明知他不会遭遇这些,可为何我的心还是如此惴惴不安,为何那梦魇要时刻纠缠着我。

  

  “护国夫人虽官拜二品,但始终只是一个摆饰,女官不可介入任何政事!”小冉说的这些冷好昨日便已告诉了我,否则我早冲进宫去找慷慷要人了!

  “那……那可如何是好!”我真的好想见见他。

  “这是他让我给你的,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小冉交给我一个刻有飞龙图案的玉佩,然后他压低声音说道:“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要被任何人发现!”

  

  这个是信物吗?什么时候才是必要的时刻?

  听起来似乎对他很重要,难道是他母亲的遗物?

  那……我该拿什么作为交换?

  

  寻了半天,我发现浑身上下唯一有意义的就是脖子上那带了二十多年的蓝田玉猪,虽然值不了多少钱,但却是父母留给我的唯一物品。

  我解下绳结,将玉猪交给小冉:“你帮我交给他,好不好?”

  “恕我爱莫能助。”他一边叹息着推回我的手一边解释道:“皇上下令谁也不许探望非云。昨日我是私下疏通才偷偷进天牢见他一面;后来被皇上知道,龙颜震怒……恐怕以后……!”

  杀人是重罪,更何况“所谓罪名”指出小龙所杀为别国的使者。这可不是光花钱疏通就可以见得到的。我猜不是慷慷放水,就是小冉和慷慷私下达成了某种协议;恐怕那“龙颜震怒”也是一出戏!

  

  “谁也不许探望”?

  虽然听起来十分强制,但细细想来这也算是一种“保护主义政策”。

  亲人勿近,敌人同样无法下手!

  知道小龙近期安然无恙,我便可以放开胆子去做我要做的事情!既然皇帝靠不住,那我只能自力更生,艰苦抗敌,为让敌人感觉到最大的压力而努力奋斗!

  

  “谢谢你,小冉!”我艰难的对小冉笑了笑。

  “这滩混水本不该你趟!”小冉温柔的说着。

  “我还有的选吗?”这就是我的无奈,深陷其中却不愿离开。

  “离开!”他死死的盯着我说道。

  逃避可以解决什么?就算我的人走了,心却仍留在这里,岂不是更难过?

  “你知道我-不-会,也-不-能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1/2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