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爆,吞精。12p 少妇深喉口爆吞精

发布时间:2020-10-13 12:48 编辑:飞库小说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口爆,吞精。12p 少妇深喉口爆吞精“对了,刚才那刀……?”

  “我冲过去抱着她的时候,她就把刀偷偷的塞到了我的怀里,然后才含了你给的那个药丸,否则我的背现在还不给顶穿了!”

  “别人没发现?”轶警觉的问道。

  “当时又黑,场面又混乱谁有空去研究这些呐!”

  “那就好,快先把她肚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我和轶手忙脚乱的将事先绑在十四身上的小血袋拿了出来。这血袋可是轶DIY的,她拿古人做安全套的绵羊肠做了这个拳头大小的血袋。由于血袋的体积小,再加上这些日子十四越发骨感,因此绑上这玩意儿再盖上宽大的衣服,纵使神仙也瞧不出个里玄机。

  红姬打来热水帮十四擦洗,我开始研究起那把匕首来。这应该就是轶不愿告诉我的那个道具吧!为何这匕首如此之轻?我抬手一看,刀腹上方有个细孔,原来这刀身和刀柄全是中空,想来十四额头上那些血应该是灌在这里面的吧!

  当时见到十四有此举动只觉得心惊肉跳,但现在回想起来,十四划脑门子的时候的确是将刀柄微斜,刀腹部对着额头横向拉过。不过,那划过的“一”字能快速凝固成刀,定然是轶在里面加了些“佐料”……

  

  “这刀都没开锋又是如何能扎破那羊肠袋?”

  “笨蛋,你没看见这刀尖被我磨利了吗?她用这一点用力刺下去什么袋子都会破。这不,我还怕这尖儿会伤着她,于是在那个肠子后面还垫了……”说道兴奋处,轶突然支支吾吾起来。

  “垫了什么?”

  “我说了你不会骂我吧!”

  “你倒是快说啊!”

  “你还记得自己有个LV的皮包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该不是把那包给……”可能吗?据说那包的皮革可是用激光才能切割的。

  “我是准备将它‘分尸’来着,可忙活了半天刀都划不开一个口,后来惊奇的发现包中又包。”

  “你说的是,那个附带的零钱包。”

  “嗯。于是我就顺着线将小包拆开,然后又按照它原先的线孔缝在了十四的肚兜上!亲爱的,你生气了吗?为什么脸色这么苍白?”

  “这点儿事我至于吗?只是觉得胸口堵得慌,想吐!”我眼睛盯着那些从十四身上换下的衣服,心中气血翻腾。

  “哈哈,你该不是怀孕了吧!”她小声的笑道。

  “去你的,肯定是因为你弄的这些血太像真的了!”

  “就是真的啊!”她故意将带血的衣服凑到我眼前。

  “啊……哇呜~”我一下就吐了出来。

  “是动物的血啦!”她忙放下手中的“凶器”,轻拍我的背。

  “夫人你没事吧?”红姬放下手里的帕子,过来扶住我。

  “没事,见到血就犯恶心!”

  “身为女人居然恐血!真是悲哀啊!”小轶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挥手假装要扇小轶,不料却碰着了小红的手腕,她“啊”的一声轻呼出来。

  “你……手上的伤是?”

  “她手上的伤是真的!”轶代替她回答道。

  “我安排的不是……”

  “我知道你先安排的是跟她约好了以眼色为信号,让她在手上涂假血。但我觉得这样很容易出纰漏,于是我让她在看见你的信号之后,在袖间自己划一道刀口,然后再冲过去假装阻止十四;在那昏暗的月夜之下,人们只看得清十四的刀起刀落以及红姬血淋淋的手,而在那一瞬,谁也不会注意道这手与刀究竟隔着多么远。”

  “可为什么要真的划伤呢?”

  “夫人,我这伤口可是太医为我包扎的!”原来如此!轶这么一安排,便不会再有人对这“凶器”产生置疑。

  “果然表里不一,心细如尘!”我对轶的表扬只换来两颗大白眼。

  “不过我老公好像发现我偷他的药了!”史大夫刚才为十四号脉时的表情的确有些不太对劲。

  “自己人,怎能说偷呢!”

  “骂就骂,老娘才不怕他咧!手脚麻利点儿,半个时辰内还没有意识她就危险了!”虽然吃了解药,但还是得帮她按摩活血!

  当我们忙的昏天黑地,自己的手脚都快没有知觉的时候,十四终于开口叫道:“嫂子!”我们全都暗暗舒出一口气。

  

  正在这时冷山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史大夫求见。”

  “快让他进来。”轶一边将十四的衣衫整理妥当,一边吩咐道。

  

  史大夫进来的时,虽面无表情可他那怒气却是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他没支声我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乖乖的在一旁候着。

  他放 下药箱便开始为十四号脉,之后便从药箱中拿出一个针袋,上面插有长短不一的银针。他抽出一根长针从十四头顶处旋转着扎了下去,只见十四眉头微蹙鼻尖上开始冒出细细的汗珠,然后他又在十四的头上和脖子上施了些针。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史大夫的表情才缓缓放松下来,拔出银针收拾好医具。

  

  “石头……”轶这一声叫得可以哀怨缠绵。

  “嗯!”史大夫头也没抬,奋笔疾书的写着处方。

  “我……我下次不敢了!”这母老虎刚才不是说不怕的吗?

  “适才她是不是神志清醒了一阵?”史大夫表情缓和了许多。

  “是啊!”我和轶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1/2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